会员登录
用户名:
您密码
 
校长致词
更多>>
 
 
    详 细 内 容
(转载)静水深流 福泽后世——我的老师陈泽民先生 作者李景侠

                               静水深流  福泽后世
                                         ——我的老师陈泽民先生
                                     李景侠
   
    中国音乐文化积累丰厚,样态纷繁,理论研究所涉及的内容包罗万象。其中有些问题关联到不同的学科与专业,在理论方面需要跨专业知识整合能力和多元的积累,研究周期相对漫长。有些问题涉及到人物和评价体系方面,一直比较敏感,因种种无奈的现实顾虑被回避,或因选题遇冷而被边缘化;还有些问题,一方面由于音乐学家们大都有自己关注的项目和擅长的领域,另一方面以实践为工作重心的演奏家进入研究的难度很大,长时间以来,进展缓慢,陌域冷僻,几近荒芜。只有等到特定的历史时期迎来一位特别的专家或者学者,相关的研究才会得到真正的推进。
所幸,我们等来了陈泽民先生。
     在当代中国器乐演奏专业的教学群体中,陈先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作为他的学生,我深知,写一位人品、学养、修为都在高处的老师真的很难。
     陈先生已有的成就,有目共睹。就中国音乐文化整体生态场域而言,我认为,他的研究和当选在当代文化实践中有着多重的意义。
 
     第一重意义 重新考量跨学科跨专业研究的独特性和重要性
     从《工尺谱入门》和《陈泽民琵琶文论集》两本书中可以看出,陈先生的研究大约涉及到谱式、版本、史实考据、演奏家及演奏谱、传派艺术、传统技法、调、律、乐器、教学等方面,文化关联深厚,研究内容丰富,时间跨度大,总体上具有基础和应用两个特征。
     在研究方法上,陈先生秉承了前辈治学者思维缜密、考据严谨、判断客观、言之有物的传统。他的文章落笔坦荡,求真求是,观点鲜明而尖锐。尤其是许多第一手信息为他的研究提供了原创性的支撑,长时间的实践积累让他的研究总是具有第一现场的优势。这与长时间关在书斋里,从他人三四手资料中求解的研究截然不同,这些差异和优势直接体现在他的选题和论据方面。
    陈先生写的《工尺谱入门》,书籍本身薄且轻,但内涵厚重,是一本典型的大家小书。在当代音乐实践中,尽管我们专业院校、团体的演奏和教学已经基本不用工尺谱,但作为中国音乐艺术持续千年的一个重要的贯穿性载体,工尺谱涉及到诸多与音乐实践相关的历史文化问题,其横贯序列,都与中国文化发展的进程息息相关。工尺谱可以上溯千年,至唐燕乐半字谱、宋俗字谱,是漫长的中国音乐实践中应用广泛、时间跨度最大的传统谱式。工尺谱承载着中国器乐艺术在不同历史时期音响世界的奥秘,在音乐文化的演进中凝聚了历代演奏家的智慧。许多与当代音乐实践关联密切的方方面面,如曲体、版本、谱式、演奏技法、风格、乐器形制等,都可以从工尺谱找到依据和出处。工尺谱如同一个音乐文化的信息库,永久地保存着音乐史在无声时期的重要元素和艺术基因。
    陈先生选择了一种在实践中应用最为广泛的工尺谱体系为范本。他的研究在传统和当代之间架起一座桥梁,虽然谈的是入门之学,但却是典型的“小题大作”。这是一扇历史与当下交汇之门,门里有中国音乐实践原生信息的历史样貌,隐匿着许多细节和规律,以及重要的文化心理和审美心理认同。《工尺谱入门》的工具书特征,作为一种消弭历史和现实之间语境差异的智识,为音乐人代际的沟通、对话、理解、辨识和承续提供了重要条件。对后人研习中国音乐历史文化,分享先贤的创造与成果,无疑是理性的助力。通过陈先生的研究推进,一本小书,一种大为,一个冷僻的史论课题就这样以可亲近的方式与当代实践保持着有温度的关联。
   在中国音乐文化中,器乐艺术的显性样态极为生机勃勃。音与乐、文与思、艺与境、情与理、美与雅、术与道之间的关联,历史、现实与未来之间的交接,从来都是鲜活而有热度的!
    多年来,陈泽民先生一直关注中国琵琶演奏艺术实践中的问题。在《陈泽民琵琶文论集》中,他对包括指法标识体系,谱式真伪考据,人物史实的客观评价,教学传承方式比较等关联深广的问题进行了细致的研究。28篇文章涉及的学术问题古今相关,情理互通,孤而不冷,以点喻面,宏微相济,需要长时间独特专门的积累。正是这些相对孤寂冷僻的基础性研究,以恒定的、低调的、微循环的方式,潜移默化地对演奏艺术产生深层支撑,为鲜活的演奏艺术输血供氧。选择这样的研究方向确实需要眼光、胆识和自信的专业判断,必须反复论证,反复考据才能让结果令人信服。他沿用传统的研究方法,严谨缜密地推出新的思路和观点。教学工作之余,陈先生面对青灯黄卷,在海量的文献中深耕细研,为当代演奏艺术实践中的若干重要问题提供了清晰的学理辨析与可靠的史实阐释。
   我们都明白,挑战权威需要勇气,如何挑战则需要以理服众。于人于事,特立独行的陈泽民先生,用自己的判断和考量,直言论道,知行并举,厘清混沌,去伪存真。他在研究中显示了一位学者的冷峻和思考,如同远处的声音,深处的声音,高处的声音,经得起后世评说,担得起大家之名。
   陈泽民先生的研究,代表了中国器乐学科特别是琵琶专业理论研究的一个重要维度。他的坚守和自信是源自对历史文化的深刻认知,对学术研究的深厚积累,对未来的深切期许。这种深层的自信护佑了他在孤寂中的坚守和定力。数十年来,陈先生脚踏实地迈向自己的目标,积跬步以至千里,向前向上,一个人完成了一场关乎信念和信仰的修行。
   陈先生以器乐演奏专业教育家的身份在理论家评选活动中脱颖当选,意味着在当代中国音乐整体生态系统中,不同专业、不同学科、不同门类日益孤岛化的现状,正在因为彼此间的相向而行得到改观。传统的学科之间相互哺育、相互成就的关系正在开始积极的修复重建。如果有后续的系列推进,我们或许会迎来一个新的窗口期,音乐艺术各学科各专业之间的优势籍此可以形成良性的互补、互利、互惠,形成新的发展动能与合力。
 
    第二重意义 重新认知特立独行、大器晚成的价值
陈泽民先生作为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有知识,更坚守了分子独立的特性。说真话,讲事实,不盲从,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做人的纯粹和做学问的纯粹,以虔诚和定力为后学燃亮一盏心灯。陈先生以90高龄当选,完美的诠释了大器晚成的价值和意义。在急功近利、追逐成功的现实中,这样的结果显得尤为珍贵,发人深省。
   当下文化语境中,演奏专业年少成名并非罕见,年轻的大师似乎也不少。但我相信,一个人在70、80高龄之后还能持续产生学术成果,一定有不寻常的深层缘由,更加值得理性关注。演奏艺术家如果重视综合积累,在舞台巅峰期之后会厚积薄发,自然进入另一重高境。但也有许多年少获奖的明星长大后再无建树,遗憾地成为过去完成时的瞬间风景。像陈先生这样始终保持从容不迫的前行节奏,可以带给我们多方面的启迪。年少的明星往往有着新闻的时效性,而百经磨砺进入成熟期的后者在文化、思想和精神方面的影响更为久远深长。
   陈泽民先生从未中断过积累。2017年底,陈先生让我在上海给他找一份资料,当时他已经87岁高龄了。数十年来,他始终以真正的学者心态,保持着对学术前沿动态的敏锐。每次见面都能听到他不经意间说出醍醐灌顶的话语,我知道,这是一位引路者才有的睿智。
   陈泽民先生的当选实至名归。作为理论界对演奏专业研究工作的重要评价和认定,这样的结果对我们所有演奏专业的后学具有标杆性的启迪作用。我个人更愿意把这个结果视为对当代中国器乐演奏专业教师群体的启示;这是一种对探求未知的激励,可以引发对器乐学科专业教学现有问题的深入思考,要求我们不断研习前辈的已有的积累,重新认知一个演奏专业的教师应有的智识和学养,重新理解一个演奏专业的教师应有的修为和担当,理悟一个演奏专业的教师需要具备与他文化、与他学科在同等高度上对话的能力。这意味选择中国器乐演奏专业教学为职业,需要具备不间断自我完善、自我加压的内驱力,经年累月,方能成器。
   何为学术?学术何为?为何学术?
   陈泽民先生以一个个体多年的实践,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模式和路径,一种思考上述问题时的重要参照。
   成名不能简单等同于文化影响力。前行的长路上,我们可以经历很多,发现很多,唯有摆脱名利诱惑,远离世事纷扰,耐得住寂寞,才能不断超越自己。陈泽民先生的当选告诉我们,真正具有影响力的成功,是超越时间的文化记忆,是恒久绵延地福泽后世,是长河中的静水深流。
古今中外,真正的音乐艺术家都是在文化与思想方面有着精深积累的大器。特立独行,才能在精神与思想的世界里赢得自由自在。大器晚成,是百经磨砺的积累带来的独特附加值。一个学科,有年长的智者在德与行方面让后辈仰视,才能在高处保持着品格和尊严。一个专业,有年长者让后辈发自内心地敬重,才能在深处形成凝聚力和向心力。

   第三重意义  要让学术真正成为学术,首先要让人成为人
   音乐界名人名家很多,不少才华横溢的人在专业方面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相较之下,在才华和能力方面获得赞誉,同时也在德行和修为方面让我们从心底敬重和仰视的人,实属凤毛麟角。陈泽民先生的当选,为我们评价体系提供了一个学术与人品互为观照,德行与修为相互成全的积极范例。
在我个人的认知中,陈泽民先生文如其人;纯粹、求是、深文隐蔚。人如其乐;清简、素然、没有雕饰。乐如其心;透明、真诚、坦荡从容。
   我一直这样认为,师生关系是人间最美的缘份。1977年我在中央院读本科师从陈泽民先生。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理解了当年他的教学,就是在学生们心中播下一颗颗奇异的种子,外师造化,内缘心法,数十年光阴,听风疾雨骤,观云卷云舒,陈先生就静静伫立在那儿,从容而耐心地看着它们破土发芽长成大树。他在教学中贯穿始终的坦荡的个性品质,求真求实的学风,一直深深刻在我心里。当年在先生身边受教,是缘,至此经年能一直受先生引导,就是福了。尽管我深知陈泽民先生在当下器乐专业领域几乎是一个异数,他的成功和路径无法复制,但我仍然渴望努力追随,成为一个像他那样的人。
    我的印象中,在任何专业活动的场合,陈先生永远是那个最谦和淡定的人。或许,他的家世渊源、师承影响和人生阅历使然,陈先生身上承续了民国时期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儒雅风范,那一代教师群体的行事为人和价值取向。唯有此,他淡泊名利和实事求是的言行,内在的家国情怀与大格局,才能找到一个合理的源头,才能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陈先生早年师从音乐大家曹安和。缘深意切,曹先生晚年把当时录制阿炳音乐用的琵琶赠与陈先生,但是他心中自有丘壑,没有留下这件有很高文化价值和象征意义的乐器,而是转送给了无锡华彦钧纪念馆,让这把近当代音乐史中的名琴在传续中增添了温暖的人文价值。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但陈先生这样做我毫不感到意外。
    陈先生是一个性情温润却风骨傲然的君子。作为学者,他有让人敬重的修为,作为老师,他有让人追随的魅力,作为长辈,他有让人爱戴的慈严。为学、为师、为长,陈先生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人的精神重量和一位教育家最美的职业范式。
    一个专业中有位君子品性的年长者引路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工作在高校,陈先生关注学生,关注学问,关注远方。他对学生的影响深远,日久弥坚。在他面前,我们可以求学问教,更重要的是,受陈泽民先生影响,我们面对名利诱惑的挑战时,先生昔日的言传身教,会成为清晰的内心自律自省的引导。心胸温暖,严慈相济,厚学宽容,真诚善行。在我心中,陈泽民先生不仅仅是一位演奏专业的老师,他个人的实践,代表着中国器乐专业教育真正的行为世范,显示出一位真正的职业教育家应当具备的高贵和尊严。
    天不言自高,地不语自厚。有陈泽民先生在前,即使身在名利相诱的现实中,我们都可以在内心安放一处有序的宁静。有陈先生这样的人,才有这样的学问。有陈先生这样的人,才有评委会对他学术的高度肯定。陈泽民先生当选本身已经证明了许多问题,陈先生当选之后,更多的问题正等着我们提交答案。
    以上这三重意义,我认为在当下文化语境中值得我们重新关注和思考。
 
   2020年金秋,是思想和文化的力量,让十一位音乐家在一个大时代收获了沉甸甸的荣耀,此时此事,我们都已经成为亲历者和见证者。
   从近年民管学会主持主办的系列活动看来,一个多元的评价体系正在形成。此次的理论家评选活动表明,一个因才流动,因能流动、因需要流动的研究生态,一个多元包容的评价体系,才可能推动理论研究以多元的角度接近历史和真相,以多元的方式考据事实,多元的能量推动智性知识的生成,才能为不同专业背景的个体提供深广的良性发展空间。我想,陈泽民先生的身体力行不会是空谷孤鸣。
   历史正值百年大变局,在变数多多的现实世界中,可以期待的是,我们每一次真正有作为的跨越,都会推动中国音乐的生态大系得到更为平衡的润养,更为和谐的共生。
我们已经进入了前喻社会转向后喻社会的交汇点,向前人求学、同时也向后辈求解已是常态。未来已来,多向度的发展空间,将会推动中国音乐理论研究的产生更丰饶的成果。在百年难遇的历史条件下,在中国音乐文化生态大系浩瀚的时空间,在过往、当下、未来的序差格局中,我们探索未知,寻找新的发展可能性。
    音乐理论家作为一个特殊群体,其思想性、前瞻性、客观性对中国音乐的总体发展意义重大。这个群体对学科整体的智性知识储备,对学科整体的生态格局,生存方式和生存状态,对学科整体的高度和强度都负有重要历史责任,对中国音乐文化的发展应当有大视野和大担当。
我以为,大自然和人类文明都是时间的载体,个体的精神与才情的创造,会在时间长河里留下独特的印记。无疑,在中国音乐文化记忆中,陈泽民先生和今天当选的这一个群体都已经留下了自己的生命刻度,他们以上下求索的精神和智慧,成为时间永恒的载体。
   感觉与智识的相互哺育,就是属于我们音乐人的宏阔时空场。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表达过这样的意思,逻辑可以把我们从A带到B,但想象力可以把我们带到任何一个地方。我想,音乐家的生命过程实际上是在A到B的漫漫长路上不断地发现和想象,用一个个充满诗意的时间流变,证明AB之间隐秘而美妙的关联。陈泽民先生以多年的实践,在AB之间留下了自己独特的声音和独特的明亮。
   在中国音乐文化的历史演进中,每代人都承担着自己的心灵使命,我们大家都将在属于自己的时空场完成命定的香火接续。
   高势能的思想聚集才能够生成文化大气象。我们共同期待,同心同德,脚踏实地,身体力行,把握好下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依靠理性和思辨的能量,推动当代中国音乐产生具有独立苍茫人格的思想大家,真正生成我们时代的文化大气象。


发表时间:〖2021-2-27〗    浏览次数:〖1404
打 印 】 【 关 闭
 
 
 
咸阳青华艺术学校 版权所有 ©2009-2010   陕ICP备09006588号-1     2008版本
地址:咸阳市人民中路财富中心二号楼一单元902室   电话:029-33235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