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您密码
 
校长致词
更多>>
 
 
    详 细 内 容
学习平湖派嫡传曲目《月儿高》始末

             学习平湖派嫡传曲目《月儿高》始末
                --------纪念杨少彝百年诞辰暨平湖李芳园传派琵琶艺术
                                  郭少华
       《月儿高》这首乐曲,是杨毓荪老师在1976-1977年亲授与我的,当时杨老师传授使用的谱子是李健正老师1973年整理的(油印),保存至今,仍清晰可见杨毓荪老师的笔墨字迹。当年传授我这首乐曲时,是那样不寻常的年代,同时警示地告诉我,此曲非平湖派嫡系是不准传授的。
何故如此,原因又是为什么:我就从它的源头开始讲起吧。
        在杨少彝老师遗著《琵琶春秋》中详细写道:“... ...《月儿高》,李氏(李芳园)冠以‘霓裳曲’。《月儿高》见于华氏谱,是早于李氏谱而得名的。这首曲在十三套是重点之一,由于演奏不易,和曲为人珍,前辈多深藏于密,不轻传人。过去是演详于教,教详于谱,谱本和演奏相差何啻千里也。关键地方的技法,见于手底才行,谱中即或标明,也难照谱自学的。固然,百年之前见于华氏问世的琵琶谱,但板眼不详,指法含混不清,没法学。后来由于没有谱本,又没有音像资料如唱片,又无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弹这首曲子。前辈几位名手,又据为己有,说是不轻传人,根本就不传。我屈指一算,已经涉足此道四十二年,从未见人在舞台上演奏……”
此遗著写于1970—1972年,杨少彝老师讲四十二年从未见人在舞台上演奏,那就可能是1930年或1932年。
    在杨毓荪老师纪念他的父亲逝世十周年的文稿《我的父亲杨少彝》中,详细记述了这一段历史:“……1928年父亲中学毕业后,毅然报考了上海美专国画系,从师黄宾红,谢公展两位先生主攻花鸟。……1930年父亲于美专毕业后,即选定了民族音乐艺术这条道路。入上海国立音专琵琶专业,从师平湖派大师朱荇青教授,毕业后,于1958年4月,应聘调往西安音乐学院任教……1961年,全国高等音乐艺术院校琵琶教材会议在上海召开,父亲的教学经验和他整理的平湖派琵琶教材,在会上得到会议领导和专家们的高度评价。在专场演出时,他代表平湖派演奏了他整理改编的《月儿高》,受到与会专家与舆论界的高度赞扬。《月儿高》是父亲根据华氏谱的一些音乐线条和基本素材,运用平湖派独特的风格特点和演奏手法,创新发展而成。当时报上评述说:‘杨少彝是闻名的继承平湖朱荇青派的演奏家……’”
由此可见,李健正老师1973年整理油印单行谱上,明白刻写:记谱于1961年夏,整理于1973年春,因此可以认定,此谱便是杨少彝老师的演奏谱。
 
   我从杨毓荪老师那学得此曲后,从未敢在公开场合弹奏此曲。仅有一次在2002年经杨老师同意后,在一个非正式舞台有其特殊纪念意义的内部专场音乐会上弹奏过一次,取名《霓裳曲》。2004年冬,杨毓荪老师从浙江平湖认祖归宗,专程来我家商讨传承事宜。其中最主要的一项任务,就是校正我弹平湖派曲子的真谛,重点之一曲目便是《月儿高》,并重申了两不准原则... ...这一晃就又快10年了,自我踏进杨家学习、继承平湖派,就开始了一个漫长而又艰辛的恪守、诚持和守信的40年……
      今日所展、所示的《月儿高》乐谱,是杨毓荪老师《平湖遗韵》的手稿和亲授,所听、所述的是杨少彝老师录音和《琵琶春秋》手稿。
杨少彝老师的遗著《琵琶春秋》,对《月儿高》是这样评解的:“《月儿高》见于华氏谱,是早于李氏谱而得名的。华谱此曲用尺字调即C调,李谱为正调即D调。朱荇青教《霓裳曲》,不弹华氏《月儿高》的C调,仍用D调。两谱我均学过,后来恐怕互相影响,有失真谛,在《月儿高》上下功夫,《霓裳曲》竟弹不来了。(在杨少彝老师另一遗著《乐谱浅注》中<1961年编写>,对其《月儿高》曲谱有近乎同样的论述。)《月儿高》C调曲,十三曲中只此一首,是十三曲中调式的一种(十三曲中共有八个调式),一种曲十段,体裁是三散、四快、三慢,原为故事性乐曲。开始三段节奏自由,快慢相间。从调性上奠定了这首曲的成功之基。技法处理,似尽量避开其他曲目的手法,无因循沿用、抄袭之弊。曲体段落,节奏,调性似有独树一帜之图。演奏方法非常自然、顺遍、流畅,几乎无与伦比。曲中乐句组织严密无间,使人不易再添枝节。在把位上选择是完全利用人与器的自然条件。同一乐句,变多一下把位,不只是弹奏不自然,音乐效果上也会因把位不同完全变样。十段中除了前三段有一再现的旋律性乐句之外,全曲属一种诉说体的音乐,吟,咏,蕴于乐曲中。由于节奏自由,延长地方,取决于自己,不固定拍数,传统谓之散板,习惯上即所谓的韵味深长,于此既有乐可听,也正是抒发技法的机会,只要技法适宜,长短均无大碍。 四段快板,是曲中的音乐旋律所系的重点,节奏性非常明显(似有舞在其中),跌宕,轻快,潇洒,明朗,不采用技法的填充,不安置曲折回旋的韵致。七段为转慢板预为铺衬,快后现慢,快慢相间。后三段(八到十段)慢板,有大部分节奏自由,技法上重用轮指。在演奏者自身来说,七段之后,已近入疲乏之境,且情绪上有松懈的趋势,以徐缓的轮指,自由的节奏续续而弹。如文章然,有首有尾,方章法完整,篇幅整齐之作,前三段中小部分乐句于此再现,有回顾的意思。
这一种体裁,我认为是上品。
      从中学习明朗轻快的演奏方法,神通曲弹奏之后,自己定型,籍此练功,培养自己的能力……”
杨毓荪老师在《我的父亲杨少彝》一文中是这样评述《琵琶春秋》这部遗著的:“……在文化大革命中,父亲自然是在劫难逃的。经历几十年心血积累起来的大量资料,文稿几乎全部毁于一旦。在批斗、折磨之后被下放农场养猪。但是,不管是怎样的打击,父亲献身于中华民族音乐事业的信念从没动摇过。1970年,在猪棚里他开始了《琵琶春秋》的写作。当时的条件是可想而知的,白天有繁重的体力劳动,只有晚上,在大家都休息之后,才敢提笔。那时父亲的胃病还时有发作。然而,由事业铸炼出来的坚强意志,终于使他在1972年底完成了这部著作草稿。在这部尚未问世的书里,他从伏羲氏制琴,写到琵琶发展史,从律学写到中国戏曲,从民间音乐创作写到乐器学,从琵琶演奏技巧写到民族音乐创作,集中了他几十年从事琵琶艺术的经验于一书,给我留下了一份最珍贵的财富……”
      今后如何研究、传承、发展平湖派,仍沿用杨毓荪老师遗文《浅析平湖派李芳园传派的琵琶艺术》(起草于1980年秋,重新整理于1985年11月)中的一段话:“……发展中的任何事物,都有它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对于李氏平湖派琵琶艺术的观点,我倾向于(徐悲鸿)‘古法之佳者守之,垂危者继之,不佳者改之,不足者增之’”
 
 
                                                                             2014年11月9日

发表时间:〖2020-1-6〗    浏览次数:〖128
打 印 】 【 关 闭
 
 
 
咸阳青华艺术学校 版权所有 ©2009-2010   陕ICP备09006588号-1     2008版本
地址:咸阳市人民中路财富中心二号楼一单元902室   电话:029-33235992